最佛系最不雞血的芬蘭教育,為什麼被譽為“教育神話”?

這周訓練營開課了,群裡有幾位媽媽關於雞娃的談話引發我的感慨,孩子們正在成為“優秀的綿羊”:我好好學習,學習使我媽快樂。但是人格和自我的發展卻越來越差了… 我悄咪咪發了個朋友圈。

有位學霸好友,給我留了這條言,覺得我一定會打臉。

NONO,為啥養孩子這事我可以這麼佛系?親媽,說不在意沒期待,一定是自己騙自己。哪裡有爹媽希望孩子一事無成,除了吃喝玩樂找不到生活目標的?

但是不雞娃,是因為,我知道教育這件事,“效率”比“努力”更重要。做的多,不一定對的多!

熟悉的鐵粉知道,我研究生課題是做比較教育研究的,我做了大概全球十幾個國家的教育體系對比。公號也系統輸出過新西蘭、新加坡教育獨樹一幟的教育理念,還有我的一手研究感受。

今天就來說說最佛系,最不雞血,但是創造了教育神話的“芬蘭教育”。

芬蘭教育為什麼被譽為神話教育

MYTH EDUCATION

有一個地方,最好的學校是離家最近的那一所有一個地方,孩子學不好,老師會反思是不是教授方式不對;有一個地方,沒有語數外等課程,都是實際場景的主題教學;

有一個地方,興趣班是學校提供的自願且免費…

看到這裡你可能不禁驚呼:這是什麼神仙世界?

這就是被世界各國的教育專家和學者評定的,教育排在世界第一位的芬蘭教育。

近年來,芬蘭教育改革力求消除分科式教育,走向主題式教學——也就是說,芬蘭的學生將告別數學、物理、化學等單科目學習,而課程設置將會變成:

“如何理解二戰?”

“如何在咖啡館進行日常工作?”

“如何不把媽媽氣死?”

咳咳… 最後一個是我瞎編的哈哈。

你是不是一臉問號,這樣培養的孩子,不得是玩物喪志的廢物?

恰恰相反。

OECD國際學生評估組織PISA,每三年針對全球各國的15歲孩子進行PISA測試中,芬蘭在閱讀、數學、科學、問題解決這4大領域始終傲視群雄。

那麼芬蘭教育到底好在哪?

(先上圖,看看芬蘭教育體系架構)

01不考試、無競爭的教育理念

芬蘭最註重教育公平,“不讓一個孩子掉隊”,大學升學率達66%,全球第一。

積極推行的就是無差別教育理念,相比於講授統一標準化的內容,區分優劣,他們更註重的是發現和挖掘孩子更感興趣的東西。

芬蘭師資力量非常統一且均勻,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,他們可沒有所謂的學區房,正如遊戲“憤怒的小鳥”聯合創始人韋斯特巴卡說的,“最好的學校? 當然是離家最近的那一所!”

芬蘭社會的各職業差距很小,藍領白領,律師工人,收入和地位差別並不大。

芬蘭的小學沒有任何形式的考試,避免任何形式的競爭,他們墻上貼的標語,是愛、公正、創造力、雄心、善良、毅力等詞語。

教育評價結果從根本上改變了,教育過程才能真的良心運轉。

02主題式教學的強大優勢

芬蘭教育部長Marjo-Kyllonen認為,大家熟悉的分科教育,語文、數學、英語、物理、化學、地理、歷史等,整套系統都是19世紀確立下來了,已經使用了快200年,為當時做出了貢獻,但目前需要已不再相同,我們更需要適合21世紀的教育體系。

在《盜夢工廠》這本書裡,也一直提到現代學校教育,其實是適應工業革命後的工業化大生產,為了培養“優秀的螺絲釘”。

然而,芬蘭的主題式教育真的能PK傳統教育體系嗎?效果如何?

來看看研究裡,以“為何爆發二戰”這個主題為例,芬蘭的學生們都需要做些什麼?

思考問題

誘發二戰爆發的原因有哪些?

一些關鍵戰役的成敗因素有哪些?

二戰之後的國際體系是如何建立的?二戰對今天的歐洲的人口比例、經濟實力甚至是國民性格有哪些深遠影響?

二戰對今天的啟示有哪些?

在這個過程中,學生要研究歷史史實、地緣政治、人物傳記、統計學、經濟學等等內容。

與此對比,是講解一段二戰史更有效果,還是進行充分的討論更有效?答案是毋庸置疑的。

我們發現,形式上雖然消除了學科,但是效果上卻讓學生主動去學習,在這裡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,就是教師的課程設計和全程引導。

機械式樣的填鴨教學,掰開孩子的大腦,隻能記住11%的信息,但體驗和思考過的輸入,理解和學習到的是100%。

03強大的教師隊伍

老師素質,是點亮教育星星之火的根基。主題式教育看似取消了分科,但實際上對知識面的廣度和深度提出了更高要求,老師一個人,就是一個項目經理,一座行走的博物館。

芬蘭教育署規定,義務教育階段所有教師必須由赫爾辛基大學、於韋斯屈萊大學、阿爾托大學、圖爾庫大學、奧盧大學、東芬蘭大學、坦佩雷大學和拉普蘭大學等8所國際馳名的高等院校培養。而事實上芬蘭幾乎所有的教師都擁有教育碩士學位。

芬蘭為教師設置的門檻極高,2017年,申請小學班級教師培養計劃的高中畢業生共有6500人,最終僅錄取不到900人,報錄比僅為1:7,其中申請於韋斯屈萊大學教育報錄比低至1:22,赫爾辛基大學教育學碩士報錄比1:12。

跨入門檻後,每一名學生都要投入精力去學習目標規劃、過程設計、領導力、社會情緒、合作科學、認知科學等諸多綜合科目,且每年要進行1周到8周不等的實習才能畢業。

即便如此,教師行業在芬蘭非常火熱,據《赫爾辛基郵報》調查,芬蘭年輕人最向往的職業是教師;社會上最受尊重的職業是教師;企業最受歡迎的人才也是教師。

而教師行業火熱的原因,不是因為收入,而是年輕人深信師資就是國力,教師素質越高,國家就越強大。

中國教育能參照嗎?

CAN WE CROSS-REFERENCE IT?

這個問題,居住在芬蘭19年,長期研究中芬教育的蔡瑜琢教授也回答到:

答案可能是,不能。

至少現階段是不能的。

仔細看看,芬蘭看似“去精英化”的教育模式,其實質是它可怕的“全民精英化” —–

1、嚴格的教師資格選拔,讓各個學校師資力量高度平均,對於芬蘭來說沒有什麼學區房,他們最合適的學校永遠是離家最近的那個。

2、高度的經濟發展,讓各個職業的收入差距不大,地位差距不大,芬蘭人可以隨意選擇自已喜歡的職業。

而對於中國來說,優質教育資源的稀缺、各地區經濟發展的不均衡,讓我們需要且隻能依靠考試這把標尺。

這把標尺,既是對優質學生能接受優質教育的篩選,真正讓智商高、能吃苦、肯堅持等諸多優秀品質的學生,接受最為優質的教育。

這把標尺,也是平民跨越階級的重要保證,有了高考這把標尺,才能確保即使部分人能夠靠著優渥的家庭條件享有部分優勢,但不努力、不專註的人依然會被高考無情地攔在大學門外。

這把標尺雖然不盡合理,但是這把標尺的名字,叫公平。公平,才是最大的正義。

但是變化,也在悄悄的進行著。

我們看到,大家已經適應了體育成了必考科目,北京東城區也開始了學區搖號,課外輔導班大面積遭到清理和審核,放學後增加課後活動時間雖然也被很多家長吐槽為寫作業時間,但是課後興趣小組的興起也是非常可以期待的。

我們的教育環境,雖然緩慢,但也是堅定的一步步前進。

我們能借鑒哪些方面?

WHAT CAN WE LEARN FROM?

看到這裡,好多寶媽寶爸就撓頭了——為了給孩子更好的教育,難不成我們就得把孩子送去芬蘭了?

當然不是。

透過現象看本質,芬蘭主題式教育的核心在於,杜絕填鴨式教育,通過主題教學激發孩子興趣來讓其主動的進行學習,並根據個人喜好有側重性地深入。

目的還是培養高素質人才,成就更好的人。隻有自驅、自主,才能培養足夠“高效”的孩子。

道理都懂,父母可以怎麼支持孩子?

如何支持孩子?

學會提問。“你怎麼看?”“你觀察到、發現了什麼?”“需要媽媽幫助麼?”“…你感覺怎麼樣?”

鼓勵探索。“去試試呀!媽媽覺得你能行!”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盡量鼓勵孩子主動探索,並且誇贊每一點小進步。

提倡孩子獨立自主。放手讓孩子去做吧!沒有你的照料和幫助,ta可能會做得更好。

不以成績,而是以孩子的興趣和勝任感、成就感為導向。

做孩子的合夥人,在學校之外,給孩子“個性”化的家庭支持。

看上去是不是“胡鬧”?看完這篇芬蘭教育的分析,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答案!但教育,從來都不是拼努力,是講“效率”的啊。

別讓我們空心的孩子們,隻是優秀的綿羊。

大環境下,看到選擇,主動找到適合孩子和家庭的節奏,才是父母的功課。

END

參考資料:

《芬蘭教育全球第一的秘密》

《通往幸福的教育》

《他鄉的童年》紀錄片

《芬蘭正式廢除了小學和中學課程教育,成為世界第一個擺脫學校科目的國家!》第一哲學家